目錄
設置
書籍詳情
加入書架
推薦票
金票
打賞
評論區
錯位節拍 作者: 炫茵 字數:2139 更新時間:2013-08-27 10:42:00

第一百二十五章 聽到沒有?跟在我身邊!

遙遠的天際,一片陰影隱隱而現,在風和日麗的天空中開始彌漫開來,由淺愈深,漸漸地積成一道化不開的灰茫,黑壓壓地將陽光擋下,很快,天空著上了一層別樣的色彩,與風一起在呼喚著雨的到來。

雨絲茫茫,細如牛毛,緩緩地從云層中脫穎而出,穿越過一層又一層的空氣,直落人間。

大地,被刷洗成斑斑駁駁的一片。

溫雅梨抬頭,看著雨絲飄茫而下,落滿在她的發梢上,宛若曬滿了點點星光。而手臂上,是一陣清涼。

此時,她站在一座不知名樓閣的二樓廊前,那是一條類似于吊橋的走道,朝向外的一邊用竹編和繩索圍起,內面則為古樸的暗色墻漆,腳下,是木質的板,一片一片地連成,兩版空隙之間隱隱可見第一層門前的灰青色地板。

這是哪里?其實溫雅梨也不知道,只是走著走著就不知不覺地下起了雨,她便找了個地方避一避,這是別人家嗎?很難說。沒準被發現了還會被誣陷成是私闖民宅呢。

雨在空中連成一片,由之前的牛毛細雨開始肆意地漸漸擴張開來。天越來越暗,雨越來越大,如野獸咆哮,怒吼夾雜著呼呼的風聲以桀驁不馴的姿態席卷了整個城市。一瞬間的改變,一瞬間的天昏地暗,大雨淋漓,慷慨直下。

溫雅梨靠在廊前,將這雨中的景象收進眼底。

“咚咚”“咚咚”.....

樓下,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溫雅梨趴在繩索邊,將腦袋微微探出,放目張望,一剎那,猛然一驚。

那個人,不正是方以烈嗎?

他站在樓下,低著頭,發上沾滿了雨珠,雨水濕透了他的衣衫,濕漉漉地貼在肌膚上,折折皺皺的地方,變得深淺不一。他低著頭,緊攥著拳,昏暗之中,看不清他的表情。

“方以烈......”溫雅梨輕聲喊喊。喊完,立馬縮回了頭。

方以烈感覺到一絲怪異,抬眸,四處張望了一番,卻沒有任何發現。

溫雅梨,到底跑哪去了?

他開始自責自己沒有看好她,粗心地把不識路的她丟在陌生的路口,在她的眼前背向她送別的女孩回家。

她在陌生的城市失蹤了,因為自己的大意失蹤了。這是讓他越來越感到恐懼的事情。

而如果她在陌生的城市遇到了陌生的人后失蹤了。這是讓他更加恐懼的事情。

在腳步不停地穿過的每一條街道,在目光貫穿過的每一層空氣,在一次又一次的搜尋后卻還未發現她的身影,那顆忐忑不安的心更加慌亂了。

而此時躲在樓閣二層上的溫雅梨卻絲毫感覺不到方以烈這種焦急緊張的心情,依舊不亦樂乎地趴在繩索上對著樓下那個失落落的身影調皮地做著鬼臉。

“方以烈,你這個大笨蛋,不知道我在這里吧,哈哈。”溫雅梨再次探出腦袋,朝方以烈的招招手,吐舌,做著各種滑稽的鬼臉。見方以烈沒有絲毫反應,又故伎重演,樂此不疲。

“方以烈!!”最后,溫雅梨決定要嚇方以烈個驚慌失措。

樓下的方以烈聞聲,一驚,迅速抬頭,橋板間隙投來了一絲光亮讓他察覺到了一絲異常。

“樓上有人!”方以烈眼前一亮,上前幾步,仰頭一望。

果然,溫雅梨那嬉皮笑臉的表情馬上映入她的眼簾,他有些驚喜,但同時也是憤怒。

“溫雅梨,你給我下來!”不管雨勢的磅礴,他直接站在了雨中,目不轉晴地望著樓上的溫雅梨,眼神中是毋容置疑的命令。

溫雅梨被方以烈這樣莽莽的行為嚇到了,一愣,沒想到他會不顧傾盆大雨而直接站在雨中怒視自己。

“不要!”反應過來后,她固執地反抗,以同樣的眼神回以一擊。

“我說的話你聽到沒有!”怒了,雨順著他的發絲滑落在臉頰,順著完美的淪落滑落在衣領上,已經濕透得不得再濕透。雨中,他的眼神凌厲,眼角殘落的雨水散射這晶瑩的光芒。

“沒有沒有,我沒有聽到。”溫雅梨搖搖頭,轉身,語氣中是玩味的笑,“有本事,你就再找到我啊。”

“別鬧了,這樣很好玩嗎?下來!”忍無可忍了,方以烈憤怒地命令道。居然把他的話當作耳邊風,把這樣的無理取鬧的亂來當作好玩的游戲,在這陌生的城市要一個人鬧騰著亂晃,不顧別人的擔心,很自以為是地一聲不吭便獨自離開,這樣很好玩么?很好玩么!?

“你聽到了沒有,跟在我身邊!在出去之前不可以離開我半步!”

欲要離去的身影一瞬間愣住,訥訥地轉過頭,呆呆地看著樓下的方以烈,心跳,漏了半拍,面對他的話,不知所言。

“對不起。”溫雅梨走下樓,站在他的面前,眼神哀傷。雨也打落在她的發上,落滿了她的腳邊,她顫抖這唇,久久才說:“我只是開開玩笑......”

“這樣,真的一點也不好玩。”方以烈把頭低下,不再看她。緊緊地攥著拳,咬唇,眼角晶瑩的雨珠里混合了苦澀的液體。

當我看到她轉身離開,我感覺眼前的雨是我與她之間的一道屏障,我開始懷疑我的話是不是被了無聲息地吞沒在了這氣勢磅礴的雨聲當中了,我害怕,害怕她的一個轉身,我的一個眨眼她又要再次消失在我的眼前,這樣讓我在這任由大雨洗刷的街市里再也找不到屬于她的氣味,尋不見她的身影,在她也許走過的地方不知所措。我很擔心,我很擔心,這一切都讓我很擔心!

“真的抱歉。”看到他的表情,眼淚突然不自覺地劃過了臉頰,和雨水一起,滴落在地上。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這種表情,讓我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他發上的水珠一滴一滴地往下滴著,顫抖的身軀在雨中仿佛是那么地不堪一擊,那個仿佛高傲得不可一世的男孩在我的一場玩笑過后嘴角不再上揚,只剩下斜斜的劉海下陰影一片的落寞,這樣的雨,這樣的哀傷,就這么地在雨中哀傷一片。

“白癡。”方以烈突然拉起她,奔跑起來,“下雨了還站在這里傻愣,這下可抓到你了!”

回眸一笑,眼角帶著的雨水,燦爛無比。

“混蛋方以烈!”憤怒地說著混蛋,心里卻是滿滿的喜悅。

作者的話
炫茵

暫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