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設置
書籍詳情
加入書架
推薦票
金票
打賞
評論區
錯位節拍 作者: 炫茵 字數:2340 更新時間:2013-08-28 13:05:22

第一百二十六章 真相:她是我爸爸撿回來的

雨還在稀里嘩啦地下著,只是磅礴的氣勢已經有了明顯的收斂。天邊的烏云一點一點得變淺,最終緩緩撤去,留下了地平線上一灘明亮亮的積水。腳步從上一踏而過,水面泛起一層層漣漪,在四周蔓延開來,一圈又一圈,最后消失不見,只余青石板上的幾片黃葉。

因為雨一直下的緣故,方以烈和溫雅梨只好躲著剛才的樓閣下,等待著雨停之時。

“方以烈,剛才,剛才那個女的,她......”她是誰?溫雅梨依舊壓抑不住心中的好奇,輕輕地扯了扯方以烈的衣角,小心翼翼地問道。

“她只是我姐姐。”方以烈回頭,淡然一笑,回答得干凈利落。

“姐姐......?”心里沉甸甸的石頭仿佛落下,溫雅梨輕輕嘆了一口氣,但心里還是疑惑不解:“萱穎.....?”這個名字,是在之前聽方以烈提起過的,他有一個姐姐,方萱穎,聽方以烈說,是因為經常欺負弟弟,所以被送到了花旗深造。

當然,這肯定是方以烈胡編亂造的,具體是什么原因,溫雅梨也無從得知了。

“不是。”方以烈搖搖頭,“她還在花旗。”

“那是?”

“她是我爸爸撿回來的......”方以烈背過身來,雙手交叉,高于頭頂,伸了個懶腰。

“哈!?”溫雅梨當即是驚訝,一臉驚恐地望著方以烈,嘴角顫抖個不停,“撿,撿,撿回來的?”

“是啊。”方以烈轉過身來,無所謂地點點頭,“我爸爸撿回來的啊。”

溫雅梨擦了擦額頭上虛無的汗,說道:“能不能具體點?”

“嗯。”方以烈點點頭,甩了甩頭發上的雨水,一本正經地蹲下身來,神神秘秘地說道:“話說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天空中烏云密布,雷電交加,一瞬間的雨勢磅礴而下,嘩啦啦的雨清洗著這城市的罪惡......”

“打住!”溫雅梨對著方以烈,做出了一個停止的手勢,也蹲下身來,眼睛瞇成一條線,好玩似的看著方以烈,“是不是,突然天空一聲電閃雷鳴,你爸爸就從天而降化身成為蜘蛛俠,然后肝膽仗義地打敗了那些罪惡無比的大惡魔,上演了已成英雄救美女的好戲,然后順理成章地就收留了人家做干女兒,也就是你方以烈的姐姐啊?”

“哎喲我去,你怎么都猜對了。”方以烈笑笑,甩甩手,一臉賤笑。

“你丫的給我正經點,還蜘蛛俠呢,一會我就幫你直接扔出去當豬豬俠。”溫雅梨一拳揮在方以烈的腦袋上。

還好方以烈反應快,在重心不著,身體向前傾而未直接撞到地面上之時,迅速伸出雙手,支在地面上,躲過了與大地來個親密接觸的危險。

“我說,我實話實說還不行么?”方以烈苦笑。

“那時候我爸爸出差,大概是在街上遇見她的。她蹲在墻角,穿的破爛不堪,臉上也沾滿了灰塵,一副臟兮兮的小花貓的模樣......”

她的頭發散落著,孤零零地低著頭,額前的陰影下,看不見她的表情,但獨自一人淪落街頭的小女孩,是那樣一副心酸落寞的感覺。雨滴滴答答地打在她的身上,滴落在她的腳邊,濕漉漉地劃過了她的臉頰,在尖尖的下巴上一點一點地再次滴落在胸前。她仿佛被黑暗所迷茫,所覆蓋,所吞噬......

來來往往的人用怪異的眼光打量著她,云說紛紛,她也不抬頭。

“孩子,你怎么了?”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她的面前,為她打起一把傘,替她擋去了大雨的滴打。

女孩不語,亦不抬頭。

“是不是迷路了?”那個高大的身影依舊沒有消失,如大提琴般的聲音在傘下彌漫,語氣溫柔。

沒有說話,她如一具冰冷的模型,似乎沒有任何反應,任何知覺。

“別怕,先跟我回家好嗎?”那個高大的身影屈膝,蹲下身來,與女孩平視。

“回家......”女孩喃喃囈語,眼淚一下子傾瀉而下,聲音哽咽住了,“回家......”

“嗯,回家,不論發生了什么,先跟我走好么,天黑了,這雨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停,先去叔叔家避一陣子好么?”

“我爸爸媽媽......我想他們......”女孩抑住胸口傳來的巨大壓迫,抹了抹眼角的眼淚,埋頭哭了起來。

“你和爸爸媽媽是不是走丟了?”

“他們出了意外...都死了......”女孩的聲音斷斷續續,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在胸口蔓延開來,刺激著每一寸肌膚。

男人愕然,呆滯地看著眼前埋頭痛哭的女孩,心像被狠狠地揪住了,“別哭,先到叔叔家吧。”

男人憐愛都撫了撫女孩的發梢,心被這個女孩的眼淚所牽動。這樣一個可憐的孩子。

女孩搖搖頭,抬起頭來,望著眼前的男子,眼里噙滿了淚水。

“別怕,我兒子跟你一般大小,你們年輕人好溝通,如果你愿意的話,就一直住在叔叔家吧,到時候叔叔會幫你聯系一下你其他的親人,看看能不能幫你找到他們,好么?”男人的語氣很柔和,溫柔的眼眸看著這個可憐的小女孩,滿是哀傷。

女孩依舊搖頭,身體不停地顫抖著。

“沒事的,我們回家吧。”男人拉起女孩的手,輕輕一語。

掌心里傳來的溫熱,還有那句溫婉的“我們回家吧”一下子融化了女孩那顆冰冷的心,淚水依舊不停地落下,劃過臉頰,落在頸上,滾燙無比。

“你叫什么?”

“宜昕......”

“叔叔姓方,你愿意的話,以后就叫方宜昕吧。”

女孩點點頭。

方宜昕,一個新的名字,一個新的開始。

......

“你家的經歷,還真是多......”聽了方以烈的一番故事,溫雅梨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其實她也不容易的,剛開始到我家的時候,總是沉默不語,感覺很難相處,總是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一聲不響的,有一次我叫了她好久,她都沒反應,我就直接推門進出了,發現她在對著一條項鏈發呆,見我一來,又緊張地把鏈子收好,大概是以前親人留下的東西吧,我也沒多問,裝作不知道直接叫她出去吃飯了。后來倒是好了些,聽說還交了個男朋友什么的,我爸也叫她考慮到圣櫻讀書的事了。”

方以烈說著,頓了頓,又接著說道:“我們現在是沒有在同一座城市居住,但我爸爸不放心她一個人,就偶爾會叫我回到南區來看看她,可是現在看來,她完全就是好到要命,整天都在欺負我,要我和她逛街,叫我給她提東西,還要我裝她男朋友,就差沒幫她打色狼了。”

溫雅梨恍然大悟,有些不好意思地點點頭,原來如此,不過方以烈要是早點說清楚,自己也不會這么魯莽地想要逃走吧。

作者的話
炫茵

暫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