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設置
書籍詳情
加入書架
推薦票
金票
打賞
評論區
錯位節拍 作者: 炫茵 字數:2390 更新時間:2013-08-30 13:10:18

第一百二十八章 以烈被砸,少年慌神

“額呵呵呵.....班長大人,這樣不好吧,你看...嗝...我都這么辛苦了你還讓我喝水,你說是不是.......”方以烈皮笑肉不笑地扯著嘴角,恐懼地看著溫雅梨。

“沒事。”溫雅梨也笑笑,奸邪無比,一步越前,三兩下就把蓋子擰開,架在方以烈面前,“你就給我喝下去吧。”

班上的人呆然,看著溫雅梨給方以烈灌水。

“怎么樣了?”

“好多了,沒事了。”方以烈努力抑制住喉嚨里的那聲嗝不讓它打出,但......

“嗝......”這個嗝還是很不識相地跑出來亮相了。

“沒事?”溫雅梨瞇眼,皺起了眉頭看著方以烈。

“沒事......”方以烈忙捂上嘴唇,邊扳扳手。真的沒事。“嗝......”

“少騙人了,繼續給我喝,喝到不打嗝為止!!”

方以烈囧......

“喲,你們兩個人在干嘛呢?玩真人刷帖子灌水?要不要爺我給你們吐吐槽,沒準能漲點經驗。”一個富有磁性的聲音響起。

方以烈,溫雅梨同時回頭,第一眼便望見了那個亂糟糟的鋼絲刷頭,腦里浮現三個字。

“鄭恒軒!”

“王八蛋!”

“......”

“你來這里干什么?”溫雅梨沒好氣的瞄了他一眼,看著那邋里邋遢的頭發和俗里俗氣的打扮,真想一拳就抽死他。

“我來這里干什么?這是爺的課室,我來這里上課。”鄭恒軒挑眉,頓了頓,又望向方以烈,接著說道:“這小哥,叫什么來著?方...烈以?啊不對,還是叫不良少年順口點,你怎么了啊?”

“我叫方以烈,你給我記住了,什么不良少年啊,你這個死罐子男,我怎么了又管你什么事啊,嗝......”方以烈憤怒地說著,說完還不忘打了個嗝。

“喲喲喲,別生氣嘛,這樣一點都不乖哦,啊咧,打嗝了咧,真是調皮喲。”鄭恒軒戲謔地說著,還用指頭戳了戳方以烈的腦門,表情變態無比。

“我去你的,一邊去。”溫雅梨也看不過眼了,拉開鄭恒軒,把水遞上前給方以烈。

“喂,姓溫的,你不用這樣子吧,讓我調戲一下這小哥也不行?”鄭恒軒不滿了,吹胡子瞪眼地看著溫雅梨。

“不行!”

“不行!”

兩人異口同聲,態度極為肯定。

我方以烈是你調戲的嗎?死宅男居然還是基佬,我可不搞基。

方以烈是你調戲的嗎?還有,“我叫溫雅梨,尼瑪你再說一句姓溫的,我立刻把你從這樓下扔出去。”溫雅梨作出一副吃人的表情,恐嚇著鄭恒軒。

“哎喲咧,不要這樣子嘛,好歹我也是你們的學長一枚,小學妹小學弟你就讓學長調戲一下嘛。”鄭恒軒這回坐在桌子上,手托著下巴,十分別扭的說道。

“噗.......”方以烈一下沒忍住,一口水直接噴在了鄭恒軒身上。

鄭恒軒的T恤衫上綻開了花,大朵大朵地妖艷無比。

鄭恒軒低頭,撇下一句:“不良少年,你給爺記著!!”便灰溜溜地朝教室外跑去。

......

“該死的,我這才剛換的衣服,又給你們兩個蠢貨弄臟了。”鄭恒軒小跑在從宿舍回課室的路上,一面跑,一面拉著已經換好了的衣服,指責著那個噴他一身水的罪魁禍首。

“自動售貨機?”鄭恒軒突然停下,看著樹蔭下那個剛裝不久的自動售貨機,靈機一動,嘴角不自覺揚起一絲弧度,足以表達心中那突然而起的邪邪一念。

“哐當哐當”幾個硬幣下去,鄭恒軒心滿意足地拎著一罐可樂悠哉悠哉地走在回教室的路上。

還有五分鐘才上課,整人什么的,足夠了。

鄭恒軒想著,嘴角再次上揚。

......

“方以烈,怎么樣了?還會不會打嗝?”在教室這一邊,溫雅梨和方以烈兩人依然在忙活著治打嗝的事,但是事實證明,和水這個辦法根本就是無濟于事的,因為方以烈已經被溫雅梨逼著連續不斷地喝了足足兩罐礦泉水了。

“嗝......不行啊。”此時的方以烈,滿肚子都是水,可還是淹不死打嗝那個小妖精。

“那怎么辦?”眼看就要上課了,溫雅梨看著方以烈也急了,她可不想一節課都在聽方以烈的嗝嗝嗝聲,那樣她一定會瘋掉的。

“不知道,嗝......”

“讓開,我來了!!”一個聲音猛地響起,從教室門口一直貫穿教室內部。

接著,一個空罐飛擊,“不良少年,接招!”

方以烈剛剛轉過頭,眼前飛速而來的空罐在他的眼前無限放大,待他反應過來了,一手擋在臉蛋上,正準備低頭。

可是,很不幸的是.....方以烈并沒有幸運地躲過了飛罐的襲擊。

“鄭恒軒你個死罐子男,你發神經啊,你特么居然敢拿罐子砸我!!”方以烈憤怒極了,三兩下便走到鄭恒軒面前,臉紅脖子粗地抓著鄭恒軒的衣領,怒視道。

“別激動,別激動啊親!”鄭恒軒癟癟嘴,小心翼翼地別下方以烈緊緊抓在衣領上的手。

“你個毛線啊!”方以烈絲毫沒有理會他的話,五指用力,將鄭恒軒的衣領拽得皺巴巴的。

“你看,你這不是不打嗝了嗎?”鄭恒軒看到了方以烈眼中的怒火,知道他這次可不是開玩笑的了,忙諂媚地笑著。

“不打嗝了?”方以烈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真的不打嗝了,于是緩緩地放開鄭恒軒,“哼,算你走運。”

“小哥,下次想打架要看準人來打啊,不然你可要打到自己人了喲。”鄭恒軒在確認自己的生命安全后,百無聊賴地靠在桌子的一腳,雙手兜兜褲袋,一副得意洋洋的屌樣。

“下次,下次我就直接......”方以烈揮了揮拳,看向鄭恒軒的同時卻無意中瞄見了他腳邊的一條鏈子,頗為熟悉的感覺,于是方以烈上前,撿起地上的項鏈。

“你的?”方以烈抬頭望向鄭恒軒,等待著他的答復。

“還給我!”沒想到鄭恒軒卻激動地直接奪過方以烈手中的項鏈,一下子用力過度地把方以烈也推到在地。

方以烈坐在地上,木然。

鄭恒軒把項鏈收回袋中,沒看方以烈一眼,直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安安分分地拿出書本,帳然若失的表情,怪異得讓的難以捉摸,仿佛突然肉體與靈魂分離,剎然間,變成了另一番模樣。

那條項鏈......似曾相識的感覺......

“方以烈,沒事吧,上課了。”溫雅梨扶起地上的方以烈,十分鄙視地看了推到了別人還若無其事地端端正正坐著看書的鄭恒軒一眼。

方以烈起身搖搖頭,沒有說話,眼神空洞地走回自己的位置,坐好。

從上課到現在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而方以烈的腦里卻依然是那條項鏈的影子。

久久地,方以烈才緩緩地回過頭,對后桌的溫雅梨說:“剛才鄭恒軒那條項鏈,好像和我姐姐的,是一對的。”

......

作者的話
炫茵

暫無